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吐鲁番

经济停滞不前 “安倍经济学”遭遇新打击

2019/11/22 20:50:10 我要评论

制图:刘 慧

  核心阅读

  日本内阁府8月15日公布的数据显示,由于日元升值导致出口减少,加之企业设备投资下降,个人消费低迷,日本2016年二季度实际国内生产总值(GDP)年增长率为0.2%,低于预期。实现“安倍经济学”提出的2%通胀率和实际GDP增长2%目标依然遥遥无期。

  个人消费低迷

  企业信心恶化

  日本共同社指出,日本二季度GDP初值连续两个季度保持实际正增长,但增幅很有限。设备投资与出口均下滑,日本企业深感彷徨。此外,占GDP约六成的个人消费表现疲软,经济前景暗淡。

  此前,日本财务省和内阁府联合公布的调查结果显示,受熊本地震及日元升值影响,今年第二季度日本企业信心指数环比大幅下滑。资产在10亿日元(1元人民币约合15.12日元)以上的日本大型企业信心指数环比下滑2.2点至负7.9点,创2014年第二季度以来最低水平。强势的日元走势令本季度日本汽车制造商、电子产品巨头的业绩纷纷下滑,今后企业信心恐进一步恶化。日本共同社汇总以108家日本国内主要企业为对象的问卷调查结果显示,其中60家企业预测年底经济“将止步”,占到56%,数量多于预测“将缓慢好转”的35家企业。

  另外,日本设备投资连续两个季度呈现负增长,因生产复苏迟缓,设备投资意愿难以提振。

  尽管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宣布把上调消费税率的时间推迟至2019年10月,但日本国内消费依然低迷。在日本,从餐饮店到高级奢侈品均出现下调价格的势头。日本政府本月出台了包括支援家庭收入的一系列经济政策,但占GDP约六成的个人消费疲弱表明经济并未有好转迹象。

  2016年日本经济财政报告指出,日本年轻人与育儿家庭在支出方面力求节约,因为他们对将来是否拥有稳定的收入感到不安,并对目前收入能否支撑晚年生活而担忧。

  日本内需低迷凸显涨薪乏力。日本综合研究所的估算结果显示,家庭经济收入中剔除税金及社会保险后的“可支配收入”与“安倍经济学”实施前的2012年基本持平。企业员工表面薪金虽然增加,但税金、保险负担也同时加重,实际可支配收入并未增长。安倍政府鼓吹企业涨薪是“安倍经济学”的成果。但分析认为,实际可支配收入没有增加是导致个人消费低迷的原因。消费放缓,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对未来生活感到不安。

  此外,2015年夏季之后,日本股市下跌和日元走高的形势变化、受英国“脱欧”等问题的影响,令日本经济在迷雾中摸索前行。

  经济停滞不前

  结构改革艰难

  日本民众对于政府8月初出台的经济政策缺少信心。《日本经济新闻》实施的舆论调查结果显示,对于政府出台的28.1万亿日元经济刺激政策,24%的受访者认为“有利于经济复苏”,而认为“没有作用”的则高达61%。

  日本经济停滞不前的状态令其政府忧心忡忡。政府官员试图通过自己的言论给民众注入信心。日本财务大臣麻生太郎表示,第二季度消费并不强劲,需要彻底贯彻令日本经济中长期出现增长的政策并实施结构性改革。经济再生担当大臣石原伸晃则表示,实施扩大内需为目标的经济刺激政策非常重要。

  哈佛大学教授乔根森指出,财政刺激及货币宽松政策都是短期见效型的权宜之计,要提高潜在增长率必须实施以中长期为目标的增长战略以及生产率革命。这一观点获得日本经济学界的普遍认可。改革的要点在于撤销医疗、农业等领域阻碍竞争的行业保护、改变传统的雇佣方式、纠正扭曲的社会保障制度、进行彻底的税制改革等。

  东京大学教授福田慎一认为,日本背负着少子老龄化和财政赤字包袱,要实现经济增长,只有提高劳动生产率的路可以走。

  大和总研的熊谷亮丸认为,劳动市场的改革是根本。改变正规雇佣与临时雇用的双轨体制、出台强有效的解雇规则,才能切实提高劳动生产率,消除日本年轻人的不安,彻底解决消费低迷、少子化等结构性问题,安倍提出的导入物联网技术等只是吸引大众眼球的抽象经济增长战略。不过“终身雇用”与 “年功序列”观念在日本根深蒂固,改革推行的难度很大。

  (本报东京8月16日电)

  点评

  张玉来(南开大学日本研究中心副主任):从表面上看,日本经济的症结在于消费不足,特别是占GDP约60%的个人消费长期乏力,对经济形成拖累。从深层来说,日本经济供给层面的问题更为严峻:一是劳动力供给不足,老龄化日趋严重,15岁以下人口已转为负增长;二是国内需求萎缩导致企业对内投资停滞,2014年日本制造业的海外占比已超过24%;三是企业缺乏创新力,面对信息产业革命,日企一度墨守成规,导致生产效率与竞争力迅速下滑;四是政府经济改革措施不力,过度依赖金融与财政。

  当前“安倍经济学”的推行已经步入高危期。安倍政府提出的所谓实际GDP增长2%、消费者物价指数2%的目标迄今远未实现。日本央行的宽松政策几近失效。而由于在公债余额GDP占比超过250%的情况下,安倍内阁仍选择消费增税延期,并老调重弹地强推财政刺激,这无疑加剧了日本发生金融危机的风险。

  如此看来,安倍内阁任内已经难以把日本经济拉出泥潭,推行改革已经无能为力。日本经济当前最需要的是结构性改革,而“安倍经济学”在这方面显得力不从心,破解少子老龄化、劳动市场改革以及打破利益集团盘根错节的改革绝非一朝一夕能够完成。


相关阅读:
全飞秒手术费用 http://www.jinyanke.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