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吐鲁番

人民币“入篮” 新征程开启

2019/10/2 14:59:33 我要评论

  新华社北京9月30日电(记者刘铮、姚玉洁、高攀)10月1日,人民币将正式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此前由美元、欧元、英镑和日元组成的“精英储备货币俱乐部”里,终于出现了发展中国家货币的身影。

  对中国融入并完善全球货币金融体系而言,对中国金融乃至中国经济的改革开放而言,这是过去30多年不懈努力终于达到的重要里程碑,更是漫漫新征程的新起点。人民币“入篮”,不仅影响中国,而且影响世界。

  建立稳定有韧性的国际金融架构迈出新脚步

  从去年11月30日IMF决定接纳人民币“入篮”,到如今人民币即将正式“入篮”,期间发生了很多大事,更加凸显其深远意义。

  前不久闭幕的二十国集团(G20)杭州峰会核准的《二十国集团迈向更稳定、更有韧性的国际金融架构的议程》明确提出,一个稳定、有韧性的国际金融架构对于促进强劲、可持续、平衡增长以及金融稳定至关重要。欢迎人民币被纳入SDR货币篮子。支持正在进行的在扩大SDR使用方面的研究。

  最近一年来,国际金融市场动荡,世界经济复苏曲折。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咨询研究部副部长王军分析,目前美国是否加息悬而未决,欧元区以及英国经济和汇率都受到英国脱欧冲击,日本负利率迟迟未能显效并遭遇日元大幅升值挤压。而中国经济金融总体保持了稳定健康,此时人民币“入篮”并被赋予较大权重,增强了国际货币体系的代表性和韧性,有益于促进全球经济金融再平衡。

  “人民币‘入篮\\’,是对G20杭州峰会成果的进一步确认,是国际货币金融体系多元化的重大进展,标志着建立稳定、有韧性的国际金融架构迈出了新脚步。”昆仑银行战略投资与发展部总经理助理李建军说。

  过度依赖单一主权货币的国际货币体系存在不稳定性,扩大SDR作用是当前现实的选择。SDR是IMF创设的一种补充性储备资产,与黄金、外汇等其他储备资产一起构成国际储备。过去40多年使用范围有限的SDR,在中国力推下作用不断扩大。8月底,世界银行首期SDR计价债券在中国成功发行,受到境内外投资机构超额认购。

  IMF金融部门主任安德鲁·特威迪日前在电话会上表示,9月30日IMF将根据去年11月底通过的权重计算新篮子中每种货币的数量并对外公布,同时将根据这些货币此前三个月平均汇率计算SDR价值。主要SDR使用者已在为人民币“入篮”做准备,包括开设在岸人民币账户等。

  得到IMF“可自由使用”认可的人民币,将更加活跃在国际舞台。人民银行官网日前发表文章透露,今后IMF、世界银行等国际组织管理的以SDR计价的资产,需相应增加上百亿美元的人民币资产;中国可以用人民币直接向IMF缴纳份额,人民银行在做技术准备;应成员国要求,IMF可用人民币向其拨款,成员国也可用人民币还款。

  美国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塔米姆·巴尤米指出,以前从未有过新兴经济体货币“入篮”,人民币打破了这一金融“天花板”,表明新兴经济体在国际金融体系中的重要性日益上升。

  普华永道中国金融行业管理咨询合伙人张立钧认为,人民币“入篮”的意义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和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相比。而且最终博弈结果表明,中国不是规则的颠覆者而是完善者,这对全球经济治理的协调具有积极示范意义。

  “加持”人民币信心助推中国金融改革开放

  人民币“入篮”背后的关键是中国金融的改革开放,最直接的影响是增强市场对人民币的信心。

  当前汇率波动成为世界经济金融的焦点。中国银行业协会首席经济学家巴曙松分析,现在发达国家利率已下滑到历史低点,有的甚至是负利率,世界经济波动压力通过汇率起伏释放出来。

  “短期看,美国加息等不确定性使人民币汇率承压。但长期看,国际权威机构对人民币‘背书\\’,人民币资产配置需求会逐步增加,有助于稳定人民币汇率。”中国银行首席研究员宗良预计,未来五年人民币在全球外汇储备中的占比将从现在的1%提升至5%,将带来约4000亿美元的人民币资金需求。

  不过,李建军等专家也提醒,虽然“入篮”对稳定人民币汇率有“加持”作用,但从根本上讲,汇率走向最终取决于经济基本面和国际宏观政策的博弈。

  “人民币‘入篮\\’,将放大人民币在国际贸易和投资中的输出和‘虹吸\\’双重效应,助推国内金融体系改革开放。”浙商银行经济分析师杨跃说。

  人民币通行全球的“高速公路”已经铺通。9月下旬,随着纽约、莫斯科人民币业务清算行的设立,全球主要市场7×24小时人民币清算服务的布局完成。

  客观地说,要让世界所有国家特别是发达国家一下子都接受人民币不太现实,但在“一带一路”沿线,以及发达国家与中国有紧密经贸关系的公司中,人民币可以大展身手。最新数据显示,8月份人民币支付额占全球支付的1.86%,位列世界第五。

  越来越多的弄潮儿从中获益。蚂蚁金服副总裁韩歆毅说,人民币“入篮”会使海外商家更愿意接受人民币,对于蚂蚁金服意味着在海外支付市场和外汇市场份额进一步提升。

  人民币“入篮”牵动金融改革开放不断推进。中国银行间外汇市场和债券市场已不同程度向境外机构开放,人民币利率已经放开。新试点正在推进:刚迎来三周岁生日的上海自贸区,不仅累计开立自由贸易账户5.5万个,而且今年自贸账户首次出现同业拆借负利率现象,境外央行负利率政策已传导过来。

  “‘入篮\\’将吸引更多海外投资进入中国资本市场,需要进一步开放国内金融市场。全球金融市场‘大海\\’波涛汹涌,先在上海自贸区‘池子\\’里做压力测试,为下一步深化金融改革开放做好准备。”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说。

  未来之路是漫漫长跑而非百米冲刺

  随着人民币即将正式“入篮”,完善国际货币金融体系和中国金融进一步改革开放,都站在了新的起点上。这将是怎样的新征程?

  从世界金融发展历程看,一种货币要达到全球广为接受的程度往往要经历30到50年。从中国金融改革开放面临的任务看,资本项目的开放远未完成,金融监管以及与市场沟通能力仍待提高。

  “人民币‘入篮\\’是一个象征性、标志性事件,中国做了长期努力,但不是百米冲刺到达终点,不可能一劳永逸,而是漫漫长跑刚刚开始。”李建军指出。

  货币国际化最终考量的是一国综合实力。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高级研究员管涛直言,人民币国际化的最终实现,需要国际社会对中国的经济、金融、法治等都有信心,是国力的综合考验。从这个角度来讲,人民币国际化是一个结果,而非目的。它是逐步积累的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

  国际金融治理体系的完善,更是要经历复杂的博弈。IMF和世界银行等将会进行改革,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份额和投票权将会提高,但主要发达国家仍有一票否决权。

  人民币“入篮”成为国际储备货币之后,“可自由使用”的要求使得中国金融改革开放特别是资本项目开放的任务更加紧迫。然而,如何把握好资本项目开放的时机和节奏,如何加强与国际市场的沟通,将是对中国宏观决策的考验。

  国家外汇管理局国际收支司司长王春英认为,人民币“入篮”后,国外资金的流入和中国资本市场的开放将是长期、渐进的过程。总体看,“入篮”后跨境资金流动的双向波动趋势会更加明显,但规模并不会显著放大。在可预见的未来,中国将加大参考一篮子汇率的力度,保持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汇率的基本稳定。

  正如人民银行官网文章所言,人民币“入篮”,对中国来说为人民币国际化注入新动力,有利于促进国内进一步改革开放;对世界来说反映了国际金融体系正向更加合理、均衡和公平的方向发展,推动国际货币体系进一步完善。中国应以人民币“入篮”为契机,进一步激发市场活力,释放改革红利,为促进全球经济增长、维护全球金融稳定、完善全球经济治理作出积极贡献。(参与记者:谢鹏、姜琳、王攀、孙飞)
相关阅读:
网上书店 http://www.dangdang.com/